π导航  

【首页】

【医统江山】芙蓉帐暖


【2020-03-31】 【小说】


手机版目录

胡小天知道他们在驯马方面有着高超的手段,唐轻璇这番话也没有夸大,他低声道:“文博远不好对付,你们最好还是和他保持距离为妙。

唐轻璇道:“我知道,但是我也不会轻饶了他。”

胡小天只是以为唐轻璇在说气话罢了,点了点头道:“还是谨慎为妙。”唐家兄妹都是直脾气,胡小天担心他们冲动坏事。

午夜时分,胡小天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在轻声呼唤自己:“醒来!”

胡小天本来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那声音再次响起,胡小天睁开双目,声音犹自鼓荡在耳边,竟然是须弥天在呼唤自己,她应该是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自己传话。胡小天惊得坐起身来,掀开帐门,却见外面除了巡逻的武士之外再无他人。

胡小天钻出营帐,看到公主的营帐外展鹏率人值守,今晚周默因为有展鹏的替换而去休息。展鹏看到胡小天出来微微一怔,迎上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笑道:“没事,有些内急。”他指了指一旁的树林。

展鹏有些担心,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头,此时耳边又传来须弥天的声音:“一直走,我在树林中等你。”

胡小天向周围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须弥天的影子,心中暗自称奇,这须弥天行事果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当真厉害,他向前方树林走去。

展鹏低声道:“要不要派两个人跟你过去?”

胡小天笑着摇了摇头:“撒个尿而已,用不着那么隆重,再说杂家方便的时候也不习惯别人在一旁看着。”

展鹏点了点头,此时方才想起胡小天是太监之身。低声道:“有事就叫我。”

胡小天已经向前方树林走去,走了几步,来到树林之中。根本没有看到须弥天的影子,轻声咳嗽了两声,提醒须弥天自己已经来了,心中暗叹,想不到这女人瘾这么大,昨晚才梅开五度。今天又要来。胡小天暗自盘算,要说这须弥天的年龄应该也有三四十岁了,有道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居然让自己给遇上了。怪只怪自己昨晚表现太好,让这毒妇食髓知味。

左右四顾仍然没有任何人的影子,既然出来了,总不能放空回去,胡小天顺便小小方便了一下。看到有人举着火把过来,显然是展鹏他们担心自己会出事,胡小天嘘嘘了两声,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于是走出树丛,返回自己的营帐。

掀开帐门重新躺下,手中却摸到了一个充满弹性的**,胡小天心中吃了一惊。马上就反应出是须弥天来了个声东击西,悄悄溜到自己营帐中来了。胡小天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幸亏须弥天不是想加害于他,不然他焉有命在。

帐内虽然黑暗,可是须弥天的一双眸子却泛着星辰般的光华,她的手指轻轻抵在胡小天的咽喉之上,以传音入密道:“不许叫!”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我压根没想叫好吗?放着一条美女蛇在自己的帐篷里。时刻都有被咬上一口的危险,就是能叫也不敢叫。他低声道:“你又想要啊,我是人不是机器,昨晚已经给了你五次,要不让我休息一晚……”

须弥天冷冷道:“混账东西。你将我想成什么人了?”

胡小天暗忖,你什么人还用我去想?昨晚可都是你踏踏实实做出来的,老子被你虐了五次,现在居然跟我装纯情,我送你一个字,那就是靠!

胡小天道:“那你深夜过来找我所为何事?”这货一边说一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跟须弥天紧紧贴在一起,这样的环境下跟天下第一毒师玩点小**,倒也是别样的刺激。

“峰林峡内有不少人在埋伏,看来是针对你们。”

“多少人?”

“不下五百人!”

胡小天内心一惊,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浑水帮的劫匪?”

须弥天感觉这厮跟自己越贴越近,她的体温偏冷,可是胡小天却是如同一团火一样温暖,虽然明知道这厮有趁机轻薄之嫌,可是却感觉非常的舒服,须弥天点了点头:“你可不要小看他们,那群人训练有素,而且对地形极其熟悉。”

胡小天这才感觉有些麻烦了,如果须弥天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明天通过峰林峡的时候必将面临一场恶战,这些人如果不是普通劫匪,那么他们又是冲着谁过来的?究竟是为了刺杀公主还是为了对付自己?按理说这里还是大康境内,什么人会有那么大的胆子?他伸出手臂,居然勾住了须弥天的脖子。

须弥天美眸中的寒芒大炽,胡小天感觉一股寒气将自己周身笼罩,出于本能反应,向须弥天又贴近了一些。须弥天感到这厮似乎正在蠢蠢欲动,手指不由得稍稍用力,向下掐入他的肌肤。威胁道:“再敢妄动,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胡小天嬉皮笑脸道:“我这人天生就不老实,既然是合作,咱们彼此还是要相互帮助,总不能你想要我就给,你当我是奶牛啊?随用随挤?”

“你……”

须弥天虽然是个纵横天下,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可是对胡小天这种惫懒人物还是头一次遭遇,倘若是在过去,她大可一掌将之毙掉,可是现在她想要成就万毒灵体,却不得不依靠胡小天的帮助,正所谓投鼠忌器,她拿胡小天实在是没多少办法。

胡小天正是看出了须弥天的弱点,不然他也不敢如此大胆。

须弥天稍一犹豫,这厮的右手居然探入她的衣襟之中,一把抓住重点,须弥天娇躯一颤,目光中凶芒乍现,手下猛然用力,差点没把胡小天掐的窒息,胡小天白眼都翻了起来,不过这厮唇角仍然带着奇怪的笑意。

须弥天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又放松了手掌,真要是将他掐死了,自己岂不是前功尽弃。

胡小天缓过气来,他做得第一件事竟然是一口吻住了须弥天的嘴唇,须弥天怒视这厮,忽然一张口将胡小天的嘴唇咬住,毫不留情,真咬,咬得唇破血流,可是她的暴力举动非但没有让色胆包天的胡小天退缩,反而激发了这厮一往无前的勇气,左手也伸了出去,将须弥天胸前的另一重点抓住。心中得意到了极点,天下间敢对须弥天做这种事情的也只有自己了。

须弥天感觉到胡小天唇角咸涩的鲜血流入自己的嘴唇,又松开了牙齿,胡小天却得寸进尺,一翻身将须弥天压在身下,低声道:“我今晚很有些兴致,不如咱们练练功。”

“没兴趣……”须弥天连自己都想不到会说出这句话,可话没说完,嘴唇又让这厮堵住,须弥天感觉这厮开始肆无忌惮地侵扰自己,以她目前的功力虽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三成,但是对付胡小天这种小角色仍然不费吹灰之力。

胡小天附在她耳边道:“你懂不懂什么叫两情相悦,鱼水之欢?我虽然不知道你修炼什么古怪功夫,可这种功夫最讲究得是配合,贵精不贵多,别说你一夜折腾我五次,就算你折腾我一百次一千次也未必能有什么进展。”这货想要分开须弥天的双腿,感到的却是铁板一块,别说是把腿插进去,须弥天一双美腿密闭得就算锋利的刀片也无法插入。

须弥天黑暗中望着他,美眸之中已经不见了刚才浓烈的杀机。胡小天的这番话却切中她的心理,虽然昨晚在地底密室之中,利用九阳炽心丸让胡小天情难自禁,可是整个过程都是她以胡小天为练功的炉鼎,根本谈不上什么配合,虽然修炼也有了一定的进展,可是却没有达到她预想的效果。

胡小天绝不是什么高尚之人,什么君子不欺暗室的事情他根本不屑为之,昨晚被须弥天虐了五次,自尊心多少受到了那么一些伤害,小小报复一下也是应该。

须弥天哪知道他心里的盘算,以传音入密道:“是不是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胡小天道:“当然遇到了麻烦,感觉丹田气海一股真气冲来撞去,昨天我帮了你,今天你要是不帮我,恐怕我就要死了。”

须弥天将信将疑:“当真?”

胡小天道:“骗你作甚,听说有些功夫必须要身心合一才能达到效果,不如咱们试试,你成就了万毒灵体也好早些离开,从此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须弥天没说话,可是身体明显软化了下来,胡小天对于机会的把握绝对是当世无双,黑暗之中迅速剥去了天下第一毒师的衣服,两人变得坦诚相见,虽然两人已经有过多次肌肤相亲的经历,这次却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合作。

篝火熊熊,展鹏率领一帮武士警惕巡逻,谁也想不到此时在胡小天的营帐内正在上演着一场无声的大战。

三更时分,胡小天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地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来到展鹏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今晚喝水喝多了,总是尿急。”

展鹏笑着点了点头:“天黑路滑,胡公公小心。”

胡小天快步走入树林之中,他哪有什么尿意,连放三炮,非但没有丝毫疲惫倦怠之感,反而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泰。

看着胡小天的身影在树丛中隐没不见,几名武士偷偷笑了起来,一人低声道:“你们猜猜胡公公此刻是蹲着的还是站着的?”几名武士听到这句话同时笑了起来,展鹏皱了皱眉头,心中不由得有些怒气,拿别人的残障取笑,这帮武士着实可恶,他冷哼一声:“胡说什么?放亮你们的招子,如有任何纰漏,我饶不了你们!”

胡小天出来可不是为了撒尿,真正的用意是为了吸引展鹏那帮人的注意力,为须弥天的离去打掩护。几名武士取笑他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心中暗骂,你姥姥的,老子当然是站着尿尿,不但站着而且射程绝对秒杀你们这帮混蛋。

身后忽然传出了一声树枝的响动,吓得这厮慌忙蹲了下去,抬头望去,却见须弥天的身躯正站在右侧的枝头,娇躯随着树枝摆动的幅度上下起伏,双眸静静望着他。

胡小天这才放下心来,重新站了起来。

须弥天以传音入密道:“我教给你的传音入密你好好修炼,明天我会从旁协助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挤了挤眼睛,他是让须弥天见机行事,倘若明天埋伏在峰林峡的那帮人是针对自己,须弥天大可痛下杀手,如果是针对文博远,只需袖手旁观。

翌日清晨,胡小天一早醒来。身边余香犹在,想起昨晚跟须弥天颠鸾倒凤的旖旎情景,胡小天心中大乐,总算报了在地底密室被她狂虐五次的大仇,要说还是有些遗憾的,须弥天虽然生得极美。可是欠缺情趣,开始的表现更像是个不会动的充气娃娃。不过随着两人的磨合,好像这第三次就默契了许多。

走出营帐,外面已经是晨光明媚,胡小天伸了个懒腰,看到周默就在不远处站着,笑道:“早!”

周默道:“不早了,大家都已经收拾停当,是公主让我们不要叫醒你。让胡公公多睡一会儿。”

胡小天点了点头,想起美丽单纯的龙曦月,心中多少有些惭愧,昨晚这叫不叫偷情?应该不算吧,这一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感情婚姻观和过去不一样,男人多讨几房老婆好像天经地义。

来到周默身边,低声道:“峰林峡里面有埋伏!”

周默道:“刚才前去打探情况的武士已经回来了,说峰林峡内并无异样?”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按理说须弥天没理由欺骗自己?难道是匪徒见到他们声势浩大,所以放弃了伏击他们的念头?他活动了一下腰肢道:“无论怎样。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用完早饭之后,车队开始进入峰林峡。胡小天骑着小灰,陪同在安平公主的坐车旁,进入峰林峡前,唐轻璇也来到这边和公主同车,陪同公主在车内聊天。

峰林峡乃是一片天然的黄土林。地貌经过前年风雨的侵蚀,变得千疮百孔,在方圆七十里的这片道路上沟壑纵横,独特的气候和时间宛如这世上最精巧的雕刻师,将这块地域雕琢得千姿百态。形态各异的土坡,深浅不同的壕沟,高低不同的黄土柱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演绎得淋漓尽致。

道路两旁的黄土柱一根根拔地而起,如剑如笋,挺拔伫立,直刺苍穹,人行其间,从心底会产生一种压迫感。

还有的黄土坡如同刀削形成了城墙的形状,道路错综复杂犹如迷宫。如果没有当地向导引路,很容易在这样的环境下迷失方向。

安平公主掀开车帘,美眸因为这独特的风光地貌而熠熠生辉。唐轻璇也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看到那一根根的黄土柱啧啧称奇,她指着胡小天身边的一根黄土柱道:“好高啊,就像是一座箭塔。”

胡小天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箭塔?不像,怎么看者跟那玩意儿差不多。他乐呵呵望向唐轻璇,唐轻璇说完之后已经联想到了什么,赶紧将身子缩了进去,她家是靠相马为生,对马的生理结构当然熟悉,唐轻璇说完之后想到的就是公马胯下之物。

安平公主龙曦月因为唐轻璇的那声感叹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当目光和胡小天对视,俏脸不由自主红了起来,也慌忙放下车帘逃入车厢内。

胡小天微微一笑,纵马前行,感觉队伍行进的速度有些快了,他想要提醒文博远他们放慢速度,来到队伍前方,还没有等他说话,却听文博远用马鞭指着前方的黄土柱子道:“铁山,你看那棵柱子像什么?”

和他并辔前行的正是在黑松林宿营之时得罪过胡小天的董铁山。

董铁山有些夸张的大笑道:“好像是爷们的话儿!”一群武士狂笑起来,目光同时望向胡小天。

胡小天心中暗骂,你姥姥的,有什么好笑?真当老子没有吗?惹火了我,现在拿出来吓死你们!想归想,这种事情绝不能轻易去做,胡小天扬声道:“文将军,咱们是不是走得有些太急了,这里地形复杂,道路曲折难辨,还是放慢些速度,谨慎为妙。”

文博远道:“胡公公操心的事情真是越来越多了,不如咱们换个位置,你来负责安全,我来负责沿途饮食起居如何?”

胡小天道:“我倒是没什么,就怕你没那个本事!”

文博远笑道:“的确没那个本事,有些事情的确只有公公才能做!”身边武士又同时狂笑起来。

此时前往探路的武士有一人回还,向文博远禀报道:“文将军,前方十里并无任何异常情况,峰林峡除了我们这支队伍外空无一人。”

文博远点了点头道:“再探!”那名探路武士转身继续前往打探,其实他只是二十名前往探路的武士之一,从这一点来看,文博远还是相当谨慎的。

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有些不对啊,须弥天明明跟自己说得清清楚楚,这峰林峡内大约有五百多人埋伏,可探子打探到的情况却为何截然不同?难道须弥天只是为了寻找借口,过来找自己合作练功?以她心高气傲的性情应该不至于此。再说了,骗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

礼部尚书吴敬善也被峰林峡独特的景色吸引了出来,骑在马上一边浏览两旁奇异壮丽的黄土柱群,一边轻捻胡须摇头晃脑,酝酿着应景的诗句。胡小天看到他摇头晃脑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吴敬善被他的笑声打断,显得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道:“胡公公因何发笑?”

胡小天道:“触景生情,常言道喜极而泣,我是悲到了极致反倒笑了出来。”

吴敬善不解道:“胡公公因何悲伤?”

胡小天叹了口气,环视这峰林峡道:“看到这一根根的黄土柱子,忽然让杂家想起了曾经拥有的一件物事,当时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以后才感到后悔莫及。假如上天能够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杂家一定会用一生去呵护,甚至牺牲我的性命也不足惜。”

吴敬善看到胡小天追悔莫及的模样,心中非但没有感到同情,反而觉得极其好笑,只差没笑出声来了。这太监实在是滑稽到了极点,触景生情,可不是嘛,周围到处都耸立着这种黄土柱子,看起来还真是很像那啥,要说他触景生情也很正常。

胡小天道:“吴大人好像在笑杂家呢。”

吴敬善慌忙否认道:“没有,怎么会,怎么会啊,其实胡公公何必因此而烦恼,有些事情不必太放在心上,等你到了老夫这种年纪就会明白,这种事情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胡小天心说你这老东西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看你年老体衰的样子估计也早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吴敬善道:“胡公公才华横溢,看到眼前壮丽景色,不知又想起什么惊人的诗句?”他是个老文青,每隔一段时间准保要发点闷骚,吟诗作赋,显示一下才华,不过这次胡小天同行的缘故,他已经收敛了很多,毕竟他曾经两度在烟水阁被胡小天当众奚落,吴敬善心底深处还是有些不服气,这胡小天就算从娘胎里开始读书也不过是十七八年,才华怎么比得过我?

胡小天道:“没什么惊人的诗句,不过吴大人既然问我,我就随便赋诗一首吧。”

吴敬善笑道:“洗耳恭听。”

“苍苍一林石,零散少存者。分携多子孙,不胜落田野,虚堂有天就,乃在绝壁下。存者宁非真,散者亦已假。相君久藏山,远客初击马。幽玩埋莓苔,孤嘀坐梧槚。方咏兹游清,未敢泥风雅。”胡小天想都不用想,一首古诗直接就甩了过去,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来也会诌,不过胡小天所朗诵的这首却不是唐诗,而是宋朝诗人周文璞的《石林》用在此处倒也算得上贴切。

手机版目录


                        

copyright©2018-2019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