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妻妾无敌】第三章 霸王硬上弓


【2020-10-18】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妻妾无敌
凤十七


~第三章 霸王硬上弓~
 
 给老祖宗、老爸老妈请过安的张小崇吸了口气,心中不住赞道:“奶奶的,真不愧是云梦第一号大美人啊,昨晚凤冠霞帔,艳中带媚,撩人遐思。今天白衣胜雪,高贵圣洁,凛然不可侵犯,这简直是仙女与神女的混合体啊!” 
 他一脸的色迷迷样,老婆真是极品啊,要是能把她调教好,嘿嘿,高贵中带着媚态,圣洁中带着淫荡,哇哈哈,这样的老婆天下无双啊,爽死了。 
 姜吟雪好象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白了他一眼,俏脸满是红云,娇羞动人之至。 
 张老爷看到儿子一副色迷迷样,不禁皱了皱眉,不满道:“小崇!” 
 话音虽低,却让张小崇打了个寒颤,对这个威严无比的老爸,他一向是怕怕,若不是有老祖宗护着,只怕早给老爸的拳头打扁了,他嘿嘿干笑几声掩饰。 
 老祖宗乐呵呵问道:“小祖宗呀,这个媳妇可是云梦行省最好的,你这下满意了吧?” 
 张小崇拼命的点头,“满意!满意!哈!” 
 他笑得嘴巴都歪了,头点差一点都折断了,如此漂亮的老婆,女人中的极品,如果不满意,只能说那人有毛病了。 
 老祖宗见宝贝孙子满意,自然也是乐得眉开眼笑,呵呵笑道:“那你们可要加紧啰,奶奶想早点抱曾孙哦,哈哈……” 
 张小崇拼命的点头,吟雪则是低着头,俏脸红霞,娇羞无限。 
 张传宗轻咳一声,沉声道:“小崇,你给我听好了,娶了这么温柔贤慧好的媳妇,你再不改掉那些毛病,哼哼!” 
 张小崇听到老爸的指骨捏得咯咯作响,不由得心中直发毛,老爸揍起人来,可是六亲不认。 
 老祖宗面色一沉,喝道:“传宗!” 
 张传宗叹道:“娘,子不教,父之过……” 
 感觉衣服给夫人扯了一下,忙住口。 
 老祖宗瞪着他,道:“这么说来,是我的错了?” 
 张传宗忙道:“孩儿不敢。” 
 沈素云忙解围道:“好了好了,再说下去要让下人们笑话了,该吃早餐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围着餐桌用早餐,张传宗见儿子色咪咪的直盯着吟雪看,一副没见过女人的色中饿鬼样,心中大为不满。 
 看在眼里的沈素华忙在桌底踩了他一脚,张传宗冷哼一声,低头用膳。 
 回到自已房里,张传宗发着牢骚道:“你看看这小子,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这……这象是我张传宗的儿子吗?” 
 沈素华白了他一眼,嗔道:“不是你的儿子?难道是我跟别人生?” 
 张传宗忙陪笑道:“夫人,我不是这意思,呵呵,我是说我这么多优良传统,这小子竟然没继承上一点,实在可恶啊!刚洞房花烛完,一大早起来,还是这么一副猴急的色鬼样,实在是可恶啊!” 
 沈素华俏脸突然飞红起来,嗔道:“谁说没接,就接了你那猴急的色样!” 
 张传宗一怔,道:“我好色?不会吧,夫人,天地良心,我张传宗可是从未碰过别的女人!” 
 “死鬼,你敢说你不色,当初我们洞房花烛,你一个晚上要了几次?害得人家差一点起不了床……” 
 沈素华的脸更红了,连耳根都红起来,声音低若蚊嘤。 
 张传宗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沈素华那娇羞动人样不免让他心中一热,一把把她搂入怀中就是一阵狂啃。 
 “要死啦?大白天的……唔……唔……” 
 张传宗上下其手,口中嘿嘿笑道:“娘不是叫咱们加紧干活,再多生几个嘛,本老爷今天什么也不做了,就只努力插秧播种……嘿嘿……” 
 “死鬼,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猴急……唔……唔……” 
 躲在门外偷听的张小崇差一点没笑出声来,原来老爸也是这么好色,平日里一副道貌岸然的,嘿嘿。 
 见吟雪回房了,急忙跟上。 
 跟在后边的珠儿摇头叹道:“唉,少爷就是猴急,这大白天的也……” 
 小玉“哧”的轻笑道:“少奶奶初经人事,有得受了。” 
 珠儿道:“少奶奶天姿国色,温柔贤慧,但愿少爷能收敛一些,不要再到外边鬼混才好。” 
 小玉眨眨眼睛,道:“少奶奶的十丈软红在修行界也极有名气,不知道能不能管得了少爷?” 
 珠儿摇摇头,叹道:“少奶奶就是因为太过温柔贤慧,如何能管得了少爷?再说了,上头还有一个老祖宗护着,老爷都没有办法,还有谁管得了?我倒是希望少奶奶凶一点,泼辣一点,能管得住少奶就好了……” 
 小玉直摇头,叹道:“难!难!难!” 
 吟雪才进了房里,张小崇就紧跟着进来,贼头贼脑的向外探头张望一阵,才缩回头,关上房门,那神态就象大白天撬门入屋的盗贼一般。 
 他搓着双手,嘿嘿直傻笑。 
 吟雪的脸没由来的突然红起,白了他一眼,淡淡道:“夫君大人何以如此高兴?” 
 张小崇嘿嘿笑道:“夫人啊,嘿嘿,昨晚洞房花烛,咱俩可没有行周公之礼,嘿嘿,现在……现在嘛,是不是补过?嘿嘿……” 
 吟雪俏脸更红,嗔道:“大白天的,你……你要死啦……” 
 张小崇心急火燎抱住她,振振有词道:“老祖宗想早一点抱曾孙嘛,咱们要加紧一点,多生几个儿子,讨她欢心嘛,嘿嘿,再说了,夫妻欢好,是天经地义的事,嘿嘿……” 
 他说着话,一双手不安份的乱摸乱动起来。 
 “放手,大白天的,你……你……”吟雪挣扎着,不让他乱来。 
 欲火中烧下,张小崇顾不了那么多了,想强行脱除吟雪的衣裳,却给她轻轻推了一下,退开几步。 
 心中一惊,这才记得她的修行比他不知要高多少倍,若强行乱来,只怕又给她那条十丈红绫揍得哭爹喊娘的大叫救命了。 
 他呵呵笑道:“我知道是大白天,,所以只是抱抱而已嘛,夫妻间的一些亲昵小动作,应该可以吧?嘿嘿……” 
 吟雪白了他一眼,低头默不作声。 
 张小崇见她俏脸飞红,娇羞动人,忍不住又上前将她搂入怀中,这一次他动作动柔,口中还低喃着甜言蜜语,感觉到怀中的吟雪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不由得乐了起来,心中得意洋洋道:“嘿嘿,任你再厉害,也逃不出本少爷的炎阳迷魂手,嘿嘿。” 
 突觉手背一痛,却是给吟雪重重的掐了一把,痛得他眦牙咧嘴的一脸怪相。 
 张小崇面色突然一变,流露出茫然不解的神态,吟雪那温软无骨的躯体突然间变得僵硬冰冷,刚才是温香软玉抱满怀,此刻怀中抱的,仿佛是一块千年的寒冰,冷得他直打颤。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信邪,催发功力,把炎阳迷魂手提升至极限,哪知手掌触摸处,只感觉阵阵寒意,而且那股寒意沿着手掌直浸入心肺,冷得他直打哆嗦,欲念全消,慌不迭的松开手,退后几步。 
 “夫君大人,你这是怎么啦?”吟雪低声问道。 
 看着她满脸红潮,媚眼如丝,罗衫半解,露出胜雪的香肩,实在诱人之至。张小崇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不死心的上前再抱住她,才一碰触到她的肌肤,慌不迭的松开手。 
 “真是邪门了!”他心中惊道:“这炎阳迷魂手可是百试百灵的,怎么用到了吟雪身上,竟然失灵了?还令她全身变得如此冰冷?” 
 炎阳迷魂手是一种专门拨撩女性情欲的旁门左道功夫,任你是三贞九烈的女人,在这种邪门功夫的抚弄下也是春情勃发,变成荡妇。这是他花重金从一个采花贼手里购来的,瞒着老爸偷练的,若让老爸知道,不给打死才怪。 
 “夫君大人在发什么呆?”吟雪嗔道。 
 见她靠近,张小崇忙退后,干笑道:“呃,我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昨夜没睡好,有些困了……” 
 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昨夜几乎一夜未睡,的确是有些困了,他爬上床,倒头便睡。 
 吟雪弯腰脱除他的鞋子,为他盖好大红龙凤锦被,柔声道:“夫君大人好好歇息罢。” 
 头一碰到柔软的枕头上,张小崇更觉困得要命,含糊的应了一声,翻了个身,竟呼呼的睡着了。 
 吟雪掩嘴低笑一声,出门去了。 
 迷迷糊糊中,张小崇感觉有人在叫唤着他,睁眼一看,是珠儿。 
 他翻了个身,呻吟道:“好珠儿,让我再睡一会吧……” 
 “少爷,该起来吃晚饭了,天快黑了,”珠儿说道。 
 “天黑了?”张小崇从床上跳起。 
 “哎……”珠儿惊呼一声,掩面转身。 
 张小崇一怔,这才发觉自已睡着时做了春梦,身体某处的变化仍未消退,全让珠儿看到了。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