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非烟传】楔子


【2020-10-18】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非烟传
宋诗诗


天宝十五年六月,安史的叛兵距长安只有几十公里。耳畔响起杀戮声、嘶喊声。敌兵未到,皇宫里先乱作一团。

 皇帝和贵妃准备仓皇出逃,对于无法带走的宫女内侍,开始诛杀。

 飞霜殿的一隅紫衣阁离主殿偏远,我穿着大红袖衫,端坐在菱花镜前,望着自己刚刚整饬一新的妆容,微微勾起嘴角,婢女红萼从外面慌忙进来,“砰”得合上门,把由远及近的喊杀声关在门外。

 红萼跺了下脚,眼内充满焦灼:“姐姐,咱们快点躲起来吧,皇帝和贵妃根本没想带我们离开,贵妃的人马上就要杀过来。”

 我本不属于唐朝,机缘巧合,我来到了自己的前世,经历了曾经经历过的人和事,但我不相信我最终的命运是被杨玉环杀死在紫衣阁内。

 我对着镜子里的红萼和绿萝笑笑:“躲?我能躲到哪?你们害怕吗?”

 一直站在门边望风的素素,朝我们递了个眼色,低声说道:“他们来了……”

 话还未说完,一群人踢开门,闯了进来,她们如一群打家劫舍的强盗,面色凶煞,手里握着正在滴血的剑,血落在地上,如一朵朵绽放的玫瑰。

 我没有回头,对着镜子说道:“你们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她最终还是不肯放过我,哈哈哈……”

 “徐内人,别怪我们娘娘心狠,要怪就怪你不争气,辜负了娘娘。”说话的是宫娥白香。

 徐内人,是对梨园最高舞姬的称呼,当年我亲自接受贵妃的绶带,曾经我是多么热衷于这个官位,如今它对于我来却是一种嘲讽。

 贵妃身边的宫娥个个都是杀手,如果没有这场战乱,还真看不出平时娇软的宫娥们身怀绝技,掩藏如此之深,也只有贵妃才知道吧。

 我望着她们杀红了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这个时候,我渴盼叛军赶快到来,与其死在她的刀下,不如让我倒在叛军的马蹄下,但是熟读历史的我,明白当安史叛军进入长安时,皇宫充满死寂,到处是未逃出去的宫人、内侍们的尸体,而皇帝、贵妃以及一干人等逃得无影无踪。

 所以我的盼望基本等于空想。

 白香举起剑,剑锋对准了我,那带着寒气的剑光,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她的剑疾如风,那凌冽的光似一块冰锥向我刺来,我打了个哆嗦,微微合上了眼,黑暗中闪着白影。

 “姐姐……”红萼冲了过来,她的脸颊轻轻擦过我的耳朵,我感觉到一瞬间的温暖,她的上半身缓缓匍伏在我的胸前,她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那道寒光。

 她仰着小脸,痛苦地望向我,我紧紧抓住她,十指深深嵌进她的两臂里,似乎稍微放松点,她的生命就会像沙子一般从我指缝里溜走:“红萼,红萼……”

 红萼望着我无力地笑了下:“姐姐,红萼不怕,只是不能陪姐姐了,好想回到从前,那时候我们在木兰坊多无忧无虑,我们一起练功,一起偷偷溜出坊,一起被司教习责骂……”

 “嘶嘶——”又是两道剑花,红萼的脖子上多了两道交叉的剑伤,她的回忆还没停止,便连同她的生命一起终结了,血汩汩而出,洇进我的大红袖衫里,我捂着那不断喷涌出的血,眼泪无声地落下来。

 “徐内人,受死吧。”白香大喝一声,眼眸凌厉,周围的宫娥举起剑,四道剑光向我袭来。

 “我跟你们拼了。”平日里,最胆小的绿萝冲了过去,如此决绝,试图用娇弱的身躯抵抗四个杀手,她还没有碰触到她们,身上顿时乱剑纵横,一片血肉模糊,她还来不及跟我说话,便永远闭上了眼睛。

 白香的剑再次朝我刺来。

 我义气凛然地闭上双眼,思绪凌乱,剑光中过往一幕幕浮上脑海……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