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章 惊魂


【2016-04-08】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八章 惊魂


且说巫马未心因为邑城被贼人攻破,避祸在公良家。公良家和梁丘家完全不同,公良家的下人都是做事的,主子们也是做事的。大爷公良止管招兵,二爷公良胥管账,三爷公良造管练兵,大小姐公良嘉措管驯马,各管一摊,分工有序。巫马未心自然跟着公良嘉措,女儿家在一起,许多事情也方便,不过她可训不了马,练练怎么骑坡直马吧。

 坡直马真是好马!有四句话是这么称赞坡直马的:
 ———
 坡如平地跃,
 直取阵中决,
 马前枪头敌,
 人过刀锋血。
 ———

 坡直马的驯养和普通养马不可同日而语,梁丘家的马儿多半是用来运东西的,偶有犸瓦力这样的好马也被公良造祸害掉了。公良家的坡直马正相反,只用来骑人,不用来运东西,所以马的模样极为英武,便是乡中村夫,一跃而上,也会产生上马杀敌的英雄气概。

 皇甫骆听说公良家要买了自个儿,想到女罗刹就在公良家,心中害怕,连出虚汗,前儿的风寒刚刚好点,心病又来了。

 梁丘老爷并不在乎皇甫骆,上次去邑城也没给自己长脸,回来还生场大病,看着这奴儿挺结实,怎么老生病?最近听管家说,这奴儿做事不认真,需要好好调教。如今听老大说,公良家要买皇甫骆,梁丘老爷也就没反对,可是自家新添了从公良家买来的好几匹坡直马,人手更加不够了,就说:“等过阵子再说吧,这不是咱家人手不够吗?”

 梁丘彰道:“这个好办,公良家已经替我们想好了,他们派个人来。算是交换也可以,算是临时替代也可以。”

 既然老大这么讲,梁丘老爷也就没有意见了。可是梁丘幺女听说骆奴儿要去公良家,就不答应,这么好使的奴才还没有使唤够呢,在那里哭闹,梁丘老爷处理不了。梁丘彰有法子,这儿哄,那儿哄,许了多少愿,最终把小妹哄了过去。

 老马倌盼着三年时光和皇甫骆也能处些父子情来,没想到这才几个月就要分开,十分的不乐意,可是身为奴儿,哪里有他讲话的份儿?皇甫骆不知道自个儿能熬过那女罗刹几天,对老马倌道:“但有命在,不忘养父之恩。”这是真心话,先得活命,才能报恩。老马倌只当他说的是客气话,暗自叹气。

 梁丘家和公良家倒底怎么买卖自个儿的,皇甫骆不知道,也没知道的必要,只要知道现在的主子变成公良家的就可以了。皇甫骆被管事带到巫马未心和公良嘉措面前,巫马未心正在把玩公良嘉措的那把虎头腰刀。皇甫骆吓得脑袋快低到地上去了,就想闭着眼睛,等挨这一刀,疼一下也就过去了,可是这刀就是不落下来,真是生不如死。

 公良嘉措看着他,奇怪道:“你脑袋这么低做什么?我们又不会吃了你,赶紧见过未心公——子,好好替他牵马,听见没有?愣着干什么?快点!”公良嘉措上次去梁丘家骑犸瓦力,是皇甫骆伺候的,也算不陌生。

 听公良大小姐这么说,皇甫骆这才缓过一口气,心想,这女罗刹叫未心啊,怪不得她没心肝呢,动不动就要害人性命,不过公良大小姐让自个儿给这女罗刹牵马,看来今儿女罗刹还没想杀自个儿,好歹还能多活一天,多活一天是一天,于是皇甫骆赶紧去牵马头。公良嘉措吩咐完皇甫骆,就忙别的事情去了,兄弟仨个忙,公良嘉措也忙,留下巫马未心和皇甫骆在这儿。

 巫马未心直到骑上马,才正眼瞧皇甫骆一下,不觉无名之火又上来了,道:“你把头抬起来。”

 皇甫骆不敢抬啊,再抬一下,得死多少次啊!可是又不能不抬,刚一抬头,就打一哆嗦,巫马未心正举着马鞭要落下来呢。

 巫马未心真心想给这奴儿一马鞭,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竟敢对自个儿不敬!可是下鞭子一刹那,看到他脸上那两道疤痕醒目可鉴,再要来一鞭子,有些多余,就没打下去,说道:“且记下这鞭子。”

 巫马未心这么一说,皇甫骆如释重负,总算暂时躲过去一顿打。

 看到公良嘉措不在旁边,巫马未心瞪着皇甫骆,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皇甫骆一开始不知道如何回答,可是看着她女扮男装,竟然看懂了她的心思,这会儿谁让她变身为男人的!既然是男人自然就明白她的心思了。于是皇甫骆淡定道:“小的刚认得公子啊!以前公子见过小的吗?小的好像没见过公子。”

 巫马未心看他一本正经,全无前面的害怕,不由怔了一下,道:“是,我们刚认识。”巫马未心明知道这奴儿是在说谎,可是就是拉不下脸来戳穿他的把戏,还得让他配合自个儿,别让他人看出端倪,泄露了自个儿的身份。

 皇甫骆心里盘算,只要女罗剎继续装公子,自个儿就能读懂她的心思,万一女罗刹起了歹心,自个儿也能预先防备,说不定小命可保。

 皇甫骆一个奴儿,只有养马的份,哪里有骑马的份,看着这么好的马被巫马未心这么别扭地坐着,简直是糟蹋良驹,心有不甘,恨不得一把把这个男人婆揪下马,自己上去,看看有无驰骋疆场的英雄豪气。

 巫马未心自己没有骑马的天分也就罢了,偏是自个儿骑不好,全懒皇甫骆不会牵马,可马儿跑起来是人能牵的吗?不把她摔个四脚朝天已经是马儿对得起她了。看人家公良嘉措,英姿飒爽,马上马下,如履平地,这坡直马简直就是为这姑娘配的。

 村子里也有人这么想,说公良大小姐怎么嫁不了人呢,敢情人家有马儿作伴,还嫁什么人!

 更为奇异的是,公良二小姐公早亡也就算了,公良大小姐虽说没嫁出去,人家至少说过婆家的,只是因为婆家儿子短命,所以没个结果,可是公良家大爷、二爷和三爷,一个个熊腰虎背怎么就不娶媳妇呢?难道公良家要绝后了?看公良家三兄弟不怒而威,也没人敢当面蜚语半个字。据说有人曾在背后好心嘀咕两句,第二天那人的人头就仍在了村西口的野地里,喂了野狗。

 皇甫骆不明白巫马未心这个女罗刹怎么跑到公良家来了,她那个泼水害人的丫鬟呢?怎么没看见,还有那个想砸马车的跟班,也没看见。看她弱不经风的样子,只要别人不动手,就她这样,给她把刀恐怕也杀不了自己,可是看公良家上上下下对她恭敬恭敬再恭敬,想不出她有什么能耐,值得让人家这样对她。

 尤其是三兄弟看巫马未心的眼神,皇甫骆觉得他们是把巫马未心当成菩萨似的供着,好像愿为她生,愿为她死似的,当真这世界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怪事。皇甫骆就担心,假如这女罗刹跟哪位爷,或者公良大小姐说一下自个儿冒犯过她的事,自个儿真就没命了。还好,皇甫骆看她至少目前没这个想法,要是有的话,皇甫骆真只好引颈就戮了。

 公良嘉措和巫马未心整天在一起,难免有闲言碎语,说是公良嘉措哪里勾来的小白脸,村里的人惧怕公良家的三位爷,可是邑城逃难来的人不知道其中的厉害。有些人闲着无事,看见公良嘉措和巫马未心有时候的动作不太对劲,比如公良嘉措有时候竟和巫马未心搂搂抱抱的,虽说邦国在男女事情上比较开放,可是这二人不避人耳目就这么做,有点儿过。这话传到梁丘彰耳朵里,梁丘彰十分不痛快,刚给公良大小姐办事,就把自己扔一边了。

 皇甫骆看见梁丘彰来找公良大小姐,隐隐约约在掰扯这事。梁丘彰想问个清楚,公良大小姐就跟他解释,大约是不能告诉梁丘彰有关巫马未心身份的缘故,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公良嘉措也就不解释了,把梁丘彰轰走,梁丘彰悻悻而回。皇甫骆看着公良嘉措和梁丘彰的关系也十分纳闷,公良嘉措让梁丘彰干什么,梁丘彰就干什么,好歹他也是梁丘家的大爷,怎么一到公良大小姐面前就没了脾气。

 公良家在这里厉兵秣马,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在保村卫家,知道的人心惊胆颤,而皇甫骆正好是知道的那一个。从第一天见到公良止,皇甫骆就知道公良止的动机不纯,绝不是保什么村,卫什么家。这回真正进了公良家,深入一看,就完全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是要起兵造反的心思啊!

 看巫马未心的神色,她好像并不知道公良家要造反,皇甫骆打定主意,不能告诉女罗刹,再怎么说人家是一起的。如果自个儿好心提醒女罗刹,万一她把自个儿出卖给公良家的人,不用公良家的人动手,不如自个儿动手抹脖子,死得痛快些好。

 造反?不就是和城里反贼一样了么!据说不仅家人会全部诛杀,就连下人也是难以幸免的。就公良家这点人马,敢造反?皇甫骆压根不相信人家能成功,洼子村就是军垦留下来的人,都是沙场上掉过脑袋,再活过来的。就公良家这点人马。估计连洼子村都打不过。三位爷再怎么勇猛,也敌不过百人队,千人队。

 皇甫骆又有些担心,自己没有死在女罗刹手里,也会死在公良家这帮反贼手里。不过这人死法多了,反而不害怕了。左右是个死,干嘛不死得痛快些?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