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红杏出墙遭武公业马鞭毒打而死


【2019-10-10】 【小说】


步非烟由父母作主,嫁给了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

武公业身为武将,虎背熊腰,性情骠悍。

与心思细腻的步非烟完全是两种人,根本无从沟通。

故而,步非烟经常郁郁。



 有一日,她在院中赏花,神情萧索,柳眉微蹙,

正好被隔壁舞剑时腾跃而起的赵象瞥见,

赵象年方二十,长相俊秀,正在家里攻读科举课业

——他的朗朗读书声,也曾掠过步非烟的心波,

使她伫足墙下,凝神细听。

惊鸿一瞥后,赵象再不能忘记步非烟,他重金买通武家的守门人,恳求转达渴慕之情。

守门人让自己的妻子去试探步非烟口风。

赵步两人经仆人之手,对诗数首,定了情分。

终于,机会来了,武公业在公府值宿,

赵象逾墙而过,

自此之后,武公业不在家过夜,

赵象便与步非烟欢 会。

 就这么过了两年,事情再也瞒不住了,风声传到了武公业的耳中,

他拷打守门人妻子,逼她道出始末。

强压怒火,佯称值宿,伏于墙下,

于二更时分抓住了赵象一片衣角,

赵象本人跌回自家院落。

武公业冲回房内,对正在梳妆打扮的步非烟怒吼,

步非烟见事情败露,淡淡说了句,生既相爱,死亦何恨。

武公业扬起马鞭,活活打死了步非烟。

最后,以暴疾而亡的名义葬了她。

 整整两年,作为一个男人,满足于这样的偷情之中,无所作为,

甚至连私奔的念头都没有,私奔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不知,那女子淡定从容,不置一辩,任凭毒打,始终不开口求饶,

承担了这场孽情所有的悲哀与不幸,她用自己的生命赎了罪。


                  

copyright©2018-2019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