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绾青丝】弑父


【2019-10-10】 【小说】


目录
我的笑容明显不合时宜。

    变态美男没有看到他意料之中的羞愤神情,却只看到了我坦然迎视他的目光,以及我慢慢浮出的轻笑。他看着我的黑瞳闪过一丝光芒,待感觉了我轻笑中蕴含的嘲讽意味儿,眼神渐渐地深了。

    还不待他有进一步的反应,瓮里的蔚锦岚却被他的话羞辱得失去了理智。我面对那番话笑了,蔚锦岚却气疯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力气,竟然拼着那残破的躯干,挣扎着探出头去,咬住了变态美男的白袍。变态美男皱了皱眉,两个俏丫鬟吃了一惊,一个上前想捏开蔚锦岚的嘴,一个抓住白袍想从他的嘴里拔出来,哪知道蔚锦岚牙齿的力气倒也颇大,这番抓扯之间,已将变态美男的白袍“滋”地撕了一片布料下来。

    两个丫鬟大惊失色,那变态美男的破白袍上已沾上了蔚锦岚嘴里的污血。变态美男冷脸看着蔚锦岚,冷哼道:“不能开口骂人了,牙齿还那么利。”

    蔚锦岚闻言,血肉模糊的脸上浮起一个怪异的笑容,那片被他牙齿扯下的白绢还咬在他嘴里,他狠狠地瞪着变态美男,缓缓把那块费力地包进嘴里,挑衅地咀嚼数下,咽下肚去。

    尽管他沦落到如斯田地,口不能言,但也要以这样的方式还击变态美男,我几乎忍不住要为他叫好了,这个蔚锦岚,也算是个人物。看他那凶狠的样子,我毫不怀疑,如果他大难不死,而那变态美男又不幸落到他的手上,他会把变态美男的肉一口一口生咬下来,吞到肚子里去。

    只是,会有这样的如果么?蔚锦岚的行为果然激怒了变态美男,他一把捏住蔚锦岚的下颌,寒声道:“若是你再没了牙齿?该怎么办?”话音未落,他的手蓦然用力一拧,只听到“咔啦——”一声脆响,没有听过这种声音的人,绝对不能想像出这种牙齿被硬生生从牙床里揉断时出的血肉分离的声音!蔚锦岚的整副牙齿已经散落出来,和着鲜血汹涌地喷射而出,几颗牙掉到地上,更多的还含在蔚锦岚嘴里。变态美男的手腕已沾满了鲜血,白袍上也被喷上了狰狞的血渍,蔚锦岚沙哑的惨叫也适时响起。

    我经受了一生之中最为恐怖的胆战心惊,之前我只是看到了蔚锦岚被施虐之后的惨状,再怎么凄惨,也及不上眼前正在实行的暴行来得血腥直接、毛骨悚然。再也受不了这种血淋淋的场面,我瘫坐在床上,紧紧捂住嘴,骇然的尖叫仍是从指缝中呜咽出声。

    变态美男转脸看我,我的恐惧表情似乎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趣味,他松开蔚锦岚已经碎掉的下颌,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全身颤抖地捂紧嘴,想止住口腔里的呜咽,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涌出。

    两个丫鬟又过来给他做清理,他依然不动,任她们忙碌地擦洗他手上的血渍,再给他换上干净的白袍,一切收拾妥当,他还是不动,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我,盯着我近乎崩溃的表情。

    半晌,变态美男的唇角泛出一丝残酷的笑容,他眼睛看着我,嘴里却对瓮内痛得不停抽搐、“呜呜”作声的蔚锦岚冷笑道:“没想到剩了半条命的人还有力气哼哼……”

    “紫鸢。”变态美男猛地转头,唤了声站在右边的紫裳丫鬟,笑道:“让蔚丞相省口力气,消停些。”

    紫鸢嫣然一笑,至门后拿来一个红纸封口的酒坛,走到蔚锦岚面前,小心地掀开红纸封皮,将里面的东西“哗啦啦”一骨脑儿地向大瓮倒去。那些黑乎乎东西大部分落入瓮中,还有些乱七八糟地散落在蔚锦岚的头上,我定睛一看,竟全是些龙眼大小的黑蜘蛛。

    蔚锦岚愤恨的目光被恐惧所替代,想必是认出了蜘蛛的品种。大凡蛛类都是有毒的,我记得以前曾被一只米粒儿大小的黄蜘蛛咬过,当即一阵刺痛,皮肤上立即现出一个鲜红的圆点,又痛又痒,坐立难安,去药铺买了六十多块钱的药,擦了几天才止住刺痛骚痒,一周后红点才退了色。能让蔚锦岚露出这么恐惧的眼神,这黑蜘蛛的毒性恐非从前咬我那黄蜘蛛可以企及。

    紫鸢拿了根棍,小心翼翼地将蔚锦岚头上的黑蜘蛛拨进瓮里,才吁了一口气,转头对变态美男娇笑道:“爷,您可真不疼奴婢,要是被这东西咬伤,奴婢这双手还不毁了去?”

    变态美男笑道:“小丫头,你打小就跟这些毒物打交通,这会子还跟爷卖乖。”

    紫鸢抿嘴儿白了变态美男一眼,将酒坛放下,退到变态美男身后,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大瓮,似在观察蔚锦岚的反应。

    连我也止了泪,忐忑不安地看了变态美男一眼,他倒一点也不关心蔚锦岚的状况,仍旧用那种我看了就胆战心惊的莫名眼神观察我。我扭转脸,避开他审视的目光,看向蔚锦岚,看到他原来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蓦然涨得通红,干瞪着眼,脖子上青筋爆起,血肉模糊的嘴大张着,出一串无意义的沙哑到极点的“啊啊”声。

    异样的恐怖气氛伴着血腥气漫延在空气中,我不知道那些毒蜘蛛在他身上造成了怎样的痛苦,蔚锦岚“唔啊啊”地哑叫着,豆大的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出来,一滴一滴地顺着脸上血肉模糊的沟壑向下滑落。

    我睁大眼,即使眼前的气氛恐怖到了极点,我也知道那些毒蜘蛛让蔚锦岚很痛苦,可是因为蜘蛛在瓮里作祟,我根本看不到,没有目睹到血淋淋的场面,眼前这一幕并不比看到变态美男捏碎蔚锦岚的牙床更让我感到恐惧。

    “蔚小姐,是不是很疑惑你的父亲大人正在遭受什么痛苦?”变态美男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微笑着问我。

    这是他次对我讲话,他微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好看,就像春日里温暖的阳光……,可是,这样温暖的笑容后面,却潜藏着一个魔鬼。

    我望着他,不语。变态美男似乎也不准备要我回应他,自顾自地接着道:“那种黑蜘蛛,有个别名叫‘噬肉鬼’,它最喜欢的就是吃人的血肉,不是从外面啃,而是把人的皮肤咬开一个小洞,钻进去,从身体里面啃出来,一点一点地吃,一点一点地喝……”

    冷汗从脊背上滑下来,我的耳边响着他梦魇般邪恶的声音,变态美男在我眼中已经成了恶魔的化身,我捂住耳朵,那梦魇般的声音仍然像蛇一样钻进我的耳洞,我控制不住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捂住耳朵,精神恍惚地喃喃自语,那恶魔般的声音却仍在继续,“它饱餐一顿人的血肉之后,就会从被噬者的身体里破体而出……”

    这时,忽然听到“啵”地一声,蔚锦岚的额头蓦然绽开一个血洞,一只比刚才几乎大了两倍的毒蜘蛛正缓缓地从蔚锦岚的额头爬出来,我看到眼前这幕现场版的异形,终于崩渍了,挣扎着扑下床,顾不得一丝不挂的身子走光,抓住变态美男的白袍,痛哭失声:“你、你……,你这个疯子!疯子!!疯子!!!”

    他一把拂开我,看我倒在地上瑟瑟抖,蹲下身道:“疯子?呵呵呵……”他笑起来,声音却寒得像冰,“不错,我是疯子。这世上的人谁不是疯子?你不疯么?他不疯么?”

    他蓦地站起来,指着大瓮里奄奄一息的蔚锦岚,笑出了眼泪:“这个人,天曌皇朝权倾朝野的蔚丞相,你的令尊大人,你知不知道他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面具下,到底有多疯?他可以疯得为了得到一个女人,陷害那女子的夫君、他自己最好的朋友通敌叛国,害得那女子的夫家一百八十余口满门抄斩!他可以疯到霸人妻子整整十八年,疯到十八年来时时处心积虑意图除掉当年逃脱追杀的好友遗孤,你说,他有多疯?”

    他充血的眼睛带着一丝疯狂的火焰,越燃越烈。变态美男猛地蹲下身,捏紧我的下巴,恶狠狠地瞪着我,冷笑道:“蔚小姐,我的疯狂,比起令尊大人,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原来如此,我闭上眼睛,身体软得没有一分力气,如此血海深仇,难怪他复仇的手段如此狠辣、如此残忍。仇恨,原来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疯狂。

    “没人阻止你复仇!”也阻止不了。我惨笑,“杀人不过头点地,即使你与他有仇,你大可以一刀杀了他,何苦这样折磨他。”

    “折磨他?”似乎我说的话过于可笑,变态美男笑得止不住眼泪,“不折磨他,如何抵偿这十八年来我受的折磨?”

    我的泪流了下来,被仇恨蒙蔽了心灵的人,心里除了恨,还有什么?

    “就算让你将他折磨至死,又能怎么样?”我望着他,眼里充满悲悯,“你的家人已经死了,他们活不过来了,你十八年来受过的苦也已经受了,还不回去了。你有没有想过,当你报完仇之后,你还有可以做什么?你还剩什么?”

    我并不是一个悲天悯人的人,也并非想为蔚锦岚求情,若他当年真犯下这样的滔天罪行,今日一切不过是因果报应。我所想的,是如何能让变态美男稍微清醒一点,想清楚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虽然我入了蔚锦岚女儿的身体,代她承受了蔚锦岚的罪孽和变态美男的仇恨,但我并不想死。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既然老天重新给了我生存的机会,我就要好好活下去,我想要好好活下去,如果能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可以不死,我都要去尝试。若变态美男够聪明,必能领悟到我话中有话。

    听了我的话,变态美男果然一怔,他定定看了我半晌,眼里疯狂的火焰渐渐熄灭了,轻轻松开捏痛我下巴的手。但我眼里的悲悯显然在转瞬间又激怒了他,他的眼里又带上一抹我见过的讥诮:“你提醒了我,蔚小姐,折磨一个人不要这样快将他折磨死。令尊已经半死不活了,折腾不了多久了,而你,得给我好好活着。”

    我在心里苦笑,他要这么理解,也成。至少,短时间内他是不会杀我了。那……,他会怎样折磨我?我摇摇头,不去细想,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唔……,啊啊……”蔚锦岚沙哑的叫声又传来,我看到他的脸上又绽出一个洞,探出一只黑乎乎的蜘蛛脚,我毛骨悚然,乞求地望着变态美男,哀求道:“求求你,给他一个痛快,杀了他吧!”

    他默默地望着我,半晌,站起来,脸上又挂上了残忍的笑容:“杀了他?可以——”

    我心口一松,只当他真的了善心,却听“当”地一声,他拔出剑丢到我面前,看着我不明所以的眼,一字一字地道:“你自己动手!”

    我蓦地瞠大眼。他叫我自己动手?他竟然叫我……,杀人!

    “不!”我摇摇头,恐惧地瞪着地上闪着刺眼寒光的长剑,杀人!他怎么可以让我杀人!他怎么可以逼我杀人!

    “不?”他冷笑起来,梦魇般的声音又如蛇一般钻入我的耳朵,“那就让毒蜘蛛一点一点地将他啃光,啃到他全身没有一块肉,只剩下一副白骨的时候,还断不了气,张着嘴巴一下一下地呻吟……”

    “住口,你住口!”我的眼泪如洪水般涌出,抓起地上的长剑,架在蔚锦岚的脖子上,我瞪着蔚锦岚的眼,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渴求,我闭上眼睛,长剑割开他的喉咙。

    那一瞬间仿佛时间已经凝固,我听到兵器剖开皮肤微张的声音,像万籁寂静的夜空,山洞里一滴钟乳石上的水,滴入寒潭的清脆和清晰。我惶然地松手,长剑“当”地落地,捂住脸,我瘫软地跪坐到地上,眼泪从指缝里滑出,一滴一滴地落到地板上。

    杀人了!我杀人了!转生到这世上的第一天,我竟然杀人了!这个人,甚至还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

    变态美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紫鸢,把尸体扔去喂狗!”

    我打了个寒颤,抬眼看他,他望着我,脸上挂起一丝冷漠的笑容:“第一次杀人?”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是他,逼我杀了人!逼我杀人!我从来没有这样恨一个人,从来没有!他强暴我时我没有恨过他,他折磨蔚锦岚时我只是怕他,可是他逼我杀了人,我知道,这会是场跟随我一生,让我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天!我好恨他,好恨他!

    “杀人的感觉不好吧?”他满不在乎地看着我眼里的恨意,微笑着,慢慢开口:“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还有以后?我一阵天旋地转,被疲累、恐惧、痛苦、仿惶轮番折磨后的脑袋恍惚起来,我瞪着他恶魔般微笑的脸,咬牙切齿地道:“我恨你!我会恨你一辈子!”

    黑暗向我袭来,在倒地之前,我隐约听到那粉裳丫鬟问他:“爷,她怎么处置?”

    “丢出去!”

    他的声音冷得像冰,连同黑暗一起,排山倒海汹涌而至,瞬间吞噬了我所有的意识。
目录


                    

copyright©2018-2019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