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六章 读心安邦萧墙祸


【2016-04-06】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六章 读心安邦萧墙祸

巫马未心是公主,也不是公主。
巫马未心曾经是公主,现在不是了。
巫马未心是邦国老国主的女儿,虽不是最小的女儿,却是老国主的掌上明珠,只因她母妃是老国主最疼爱的妃子,可惜生下巫马未心不久,母妃就死了。
 
老国主有四位王子,个个是当世的人杰,有勇有谋,才兼文武。也许是巫马未心的母妃死得早的缘故,四个王子都十分怜爱未心公主,未心公主也喜欢四位兄长。然而,一切都因为一个宝塔发生了改变。
 
邦国有一座玲珑宝塔,世人称之为读心宝塔。宝塔究竟是何模样,知之者少之又少,据说可置于手掌之上。传说这读心宝塔是上天给邦国的恩赐,这个邦国成立之初就有了这个东西。历来只有国主才可以拥有它,因为拥有它的国主可以看透所有臣子的心思,十分厉害。
多年来,凡有不臣之心的臣子都做了刀下之鬼,所以这些年来邦国没有乱臣贼子的祸害,呈现出一幅国泰民安的景象。
 
老国主因为机缘巧合得到这座宝塔,当时正值前国主刚死,有人怀疑读心宝塔的存在,国内大乱,老国主不得不把主要心思放在讨伐各路反叛的番邦,为此老国主向宝塔要了一份读懂文武大臣的心思,避免了内部的争斗。从此君臣同心同德,很快就平定了叛乱,稳住了朝政。
 
每年各个番邦的邦主及其家属都要来王城朝圣读心宝塔,在大殿之外顶礼膜拜。老国主端坐在王座之上,审视各个邦主进殿,但见有异心者,轻则废了其邦主之位,重则将其粉身碎骨。
在老国主登位之初,依靠读心宝塔,杀了一个邦主,废了三个,讨伐驱逐一个。慑于读心宝塔的威力,以后再无番邦敢觊觎王位,所有邦主都俯首称臣,不敢生有异心。
 
不过,也许是老国主的疏忽,也许是宝塔的吝啬。老国主得到宝塔的时候,只要到了一份看透臣子忠心的心思,却没有得到一份看透家人的心思,所以当老国主的四个王子都起了争夺王位之心时,老国主竟然一个都没看出来。
 
这一天,因为天下太平,老国主闲来无事,到未心公主这儿来打发时间,未心公主看见父王来了,很高兴,和父王有好多话要说。
可就在这时,有人来报,大王子领兵前来守护王宫,大王子说是为了防止有人作乱。老国主大惊,没有自己的旨意,大王子怎能领兵前来?这可是有谋逆之嫌。老国主顾不得和未心公主说话,便匆忙回大殿处理国事。
 
未心公主刚高兴这么一会儿,一看父王马上要走,犯了小孩儿脾气,也要跟着父王去大殿。
 
老国主一到大殿门口,又有人来报,说是二王子也领兵前来,正在宫门之外和大王子的人马厮杀,二王子说大王子图谋不轨,试图弑父篡位,丧尽天良。这人尚未说完,另有人来报,三王子和四王子正在举兵赶来,都说要保护父王。
老国主大惊失色,这突然之间,何以四个儿子统统起来犯上作乱?老国主想要前去查看个究竟,试图阻止儿子们骨肉相残。可宫人们听前面厮杀之声震耳,慌忙拦住,说前面情况不明,乱军要是不听号令,真的十分危险。老国主听言,有些踌躇不定。
 
这时候未心公主跟着来到大殿,听到外面人声鼎沸,鬼哭狼嚎,显得惶恐不安。老国主一看,连忙把未心公主唤进大殿之内。由于大殿十分坚固,还算安全,因此老国主就把未心公主留在了那里。
 
宫门外这一通厮杀,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杀到后来,宫门也被攻破,乱军又在宫内继续厮杀。宫人们都是忠心之人,都守在殿门之外,而让老国主在大殿之内闩住殿门,待在里面不要出来。宫内宫外的乱军从晌午一直杀到深夜,期间虽然有人试图进攻大殿,幸好殿门十分结实,没有被攻破。杀到后来,大殿之外宫人也没了音信,整个王宫笼罩在夜色之中,死一般的寂静。
 
在昏暗的灯光之下,老国主望着自个儿的宝座,万念俱灰,不知道外面的四个儿子,有谁还活着,有谁已经归天。老国主步履蹒跚,领着未心公主来到大殿的密室之内。老国主看着密室之内的读心宝塔,思绪万千,悔当初没要一份看透家人之心思,导致如今祸起萧墙。一怒之下,老国主把宝塔摔在了地上,愤恨道:“要你何用?你怎不让我识得孩儿们的那份心思?”
 
这宝塔是有灵性的,老国主把宝塔一摔,宝塔马上传音给老国主。
宝塔告诉老国主,他原先那份心思只够换来看透臣子的心思,如果他把儿子当臣子,本来也没事,可惜他没有,而是溺爱了儿子,所以导致了今日的惨剧。如今老国主既然抛弃了宝塔,宝塔表示再也帮不了老国主了。
 
老国主怒气冲冲道:“既然如此,谁还要这等心思,都还于你便是!”只是老国主又看了一下身边满脸无助的小公主,惨然道:“心丫头,你问一问宝塔,能不能要份心思?能看透你兄长的心思!你就呆在这儿吧,等你的兄长来,把这老什子给他,或许能活条命!”说罢就出了密室,再也没有回来。
 
未心公主看着父王抱着宝塔在那儿胡言乱语,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以为父王是因为兄长们闹事有些癫狂,等父王把宝塔塞给自个儿,撂下话就走了,才缓过神来。未心公主不知所措,想跟着父王出去,可是父王已经走远,只得听父王的吩咐,抱着这座宝塔,十分惊恐地待在空无一人的密室里。这时宝塔读懂了未心公主的心思,传音说,如果你丢弃一份你的心思,你也可以得到一份你想要的心思。
 
未心公主听到传音,一开始吓得灵魂出窍,以为自个儿在做梦,不过想起父王走时说的话,慢慢定下心来,就说自个儿想要一份能看明白家人的心思。宝塔告诉她,这要看她愿意放弃多大的心思了。
 
未心公主说,只要能有这个心思,自个儿可以不当公主,这是未心公主当时能失去的最大心思了。
 
宝塔说,这两个心思倒也相当,可以交换。只是宝塔告诉她,如果某一天她想把心思换过来,却不能找它了,它真的被老国主摔得狠了,马上就不行了。
 
未心公主本不想问将来怎么换回来,可是当她见到最疼自个儿的兄长走进密室时,又后悔了,想把心思换回来,遗憾的是,宝塔告诉她,换不回来了,它已经耗尽了一切,将归于普通宝塔,但是宝塔给了她一个启示,在一个林子的尽头还有一座宝塔,只要找到这个宝塔,就可以得到这个愿望。
 
未心公主抱着宝塔,卷缩在密室的角落,兄长进来后,温柔地抱起她来,她把这座宝塔给了兄长。兄长得到宝塔异常高兴,可是宝塔被老国主摔坏了,给不了兄长任何心思。虽然宝塔给不了兄长读心的能耐,但是兄长终究还是做了新国主,自称可汗,因为他拥有了宝塔。
 
但是王后渐渐发现了夫君的秘密,便劝夫君除掉小公主。
 
“我都无法读出宝塔里面的心思,她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儿能读出?”巫马可汗不以为然。
 
王后不放心,劝可汗道:“宝塔是从她手里拿来的,谁知道中间发生过什么?要是她真的读了,不是太可怕了吗?不能不防。”
 
“我只有这一个妹妹了。”巫马可汗一声叹息。经过这场腥风血雨,所有的兄弟自然都死了,而除了未心公主,其他姐妹也被乱兵所害,所以虽然王后说的有些道理,但是巫马可汗实在不想下手。
 
过了一阵,巫马可汗给小公主定了一门亲事,招右大将之孙为驸马,只因公主年幼,需待到笄年之后再行成亲。
然而,不到三年,右大将涉嫌谋反被人告发。巫马可汗认定右大将果然有不臣之心,于是右大将全家被戮,右大将之孙虽贵为未来驸马,也无法幸免。未心公主的这门亲事自然也就无人再提及。
 
又过几年,巫马可汗再与臣下论及未心公主婚事,大臣们都心生恐惧,竟无人应答。巫马可汗有些生气,索性指定左大都尉之子安平敦为驸马,左大都尉诚惶诚恐,只得答应下来。左大都尉回到家中,说起此事,怎料安平敦声称已经私订终身,死不从命,左大都尉大怒,把忤逆子杀了,将其首级献于可汗。
 
经过这么一折腾,巫马可汗也有点儿心灰意冷,从此不再和他人谈及未心公主婚事。
 
未心公主日渐长大,王后防范之心也日增。只是王后老是要摆出把未心公主当家人的架势,倒让未心公主看出了她的心思。
 
而巫马可汗因为没有宝塔的启示,看不出臣子的心思,愈发喜怒无常。未心公主不忍兄长每日煎熬,终于想了一个法子,不使兄长为难。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